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类别:随感 -  一生最难忘最幸福的时光

  一生最难忘最幸福的时光

  网上读了叶明明写的《父亲叶浅予和我的三个妈妈》一文,写的很淡然,却让人觉得很真实,也很敬佩她能照顾三个妈妈终老。更让我生出些感想,尤其是对文章里的几句话。

  一是,年轻时的叶浅予厌倦了婚姻和家庭生活,“离家出走”,和认识没多久的新爱在北京的三天,看戏,游玩。这短短几天,竟是他在先后经历初恋、分手、结婚、离婚、再结、再离、再结、丧偶独鳏后,晚年总结自己这一生时“我终生难忘的最幸福的日子”。这可是一个活了近90岁的老人,回首自己一生情感往事时的感悟。

  二是,文中,也写了他和戴爱莲相识结婚和离婚分手的经过。叶浅予晚年丧偶后独自一人,戴爱莲和他离婚后,也是再结再离。叶明明撮合两位老人复婚或者重新再在一起生活,互相关照什么时,戴爱莲却说,“我不能和你父亲复婚,因为我心里始终忘不了我初恋的爱人。”

  戴爱莲的这位初恋爱人是英国雕塑家威利·苏考普。当年风华正茂的戴爱莲在英国时和他相遇,也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大概也就几个星期),就彼此深爱上对方,但这个时候苏考普已经订婚,未婚妻是一位银行家的女儿。情非得已,戴远走中国,躲避这段我想是她最珍视、最难以忘怀的爱情。

  苏考普晚年丧妻后,戴爱莲终于成了他的身边人,彼此的晚年伴侣。可俩人在英国一起生活了没多久,苏考普就于1995年去世了。同一年,在中国,叶浅予也与世长辞,享年88岁。

  11年后,戴爱莲去世,享年90岁。

  不长的文章里不多的人,跨越近乎一个世纪。

  忍不住就感慨,人一生,最快乐,最幸福,最难以忘怀,最愿意追忆的时光,其实可能就那么几天,几个星期……那么短,有时候衬的一生那么悠长;可又那么难忘,又让一生有了从没有的具体和真实。

  闲着无事翻看身边的报纸,《廊桥遗梦》(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现在改编成话剧正在百老汇上演。重新看报纸上的故事梗概,竟有了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就想女人的一生,老去后,应该有个生前不为任何人所知的小箱子——里面有些情书,泛黄的照片,几本日记,几件有岁月痕迹并见证过自己当年情感的饰物或纪念物。

  足够了,不能再放更多了。存折,金条,房产证,股票……这些都太世俗了。当然,理想和惬意的状态是,她一生从来没有为这些世俗的事烦恼过、操心过,这让她有足够的淡然和雍容追求或追忆自己一生精神世界里的唯美情感。

  我很喜欢的美国歌手Margaret Whiting的“My own true love”,大家一起欣赏下:

  My Own True Love

  My own true love
  My own true love
  At last I’ve found you
  My own true love
  No lips but yours
  No arms but yours
  Will ever lead me
  Through Heaven’s doors
  I roamed the Earth
  In search of this
  I knew I’d know you
  Know you by your kiss
  And by your kiss
  You’ve shown true love
  I’m yours forever
  My own true love
  My own true love

  (Songwriters: Mack David / Max Steiner)

类别:诗歌 · 随感 -  《铃鼓先生》(Mr. Tambourine Man)

  我的译作:《铃鼓先生》(Mr. Tambourine Man)

  朋友圈里有朋友提到Bob Dylan今年的演唱会。我曾经翻译过他的名作《Mr. Tambourine Man》,见下。他创作这首作品时只有二十多岁,确实才华横溢。很多人对他去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觉得不可理解,但如果读过他的诗或者听过他的歌,你一定会被他的才华所折服。正如英国诗人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所说的,他的歌词是用一种“鸦叫般的嘲弄之声”唱出,这嗓音从来无伤大雅,似乎承载了神话与预言的重量。也像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所评价的:“在伟大的美国传统歌曲中注入诗意的表达。”

  听着他的音乐,读读我翻译的他这首《铃鼓先生》吧!这首译作也收录进了我的个人诗集《敦煌的两个身影》中。

  铃鼓先生
  (Mr. Tambourine Man)

  嗨!铃鼓先生,为我奏一曲
  我睡不着,也没地方可去
  在铃鼓声灵脆的清晨
  我跟你一起去远行吧!
  是的,我知道
  夜的帝国那时已回归尘埃
  从我的指缝间消逝
  我茫然伫立,却仍无困意

  这疲乏劲儿可真奇妙
  我的双脚像烙在地上
  不过也没人等着和我见面
  空旷的远古街道阴沉死寂
  梦都无法做一个

  带我去你涡漩的魔船上远行吧
  我身心疲惫,双手麻木
  脚也僵硬的迈不开步
  哪都去不了,就靠靴子撑着
  可我真的想离开,去哪儿都行
  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的足迹中

  用你的舞蹈魔咒来蛊惑我吧
  我保证会顺从的旋转、跳跃
  或许你能听见笑声
  在阳光下疯了般的舞动
  那并不是因为谁,我只是想逃避
  天空里没有任何围栏阻挡

  要是还听到模糊的脚步声
  和着你的铃鼓声,请不要在意
  只是身后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丑
  他追逐的,只是你眼中的那个身影

  带我消失在意识的迷雾里
  穿过模糊絪缊的时光废墟
  逃离片片冰封的树叶和阴森恐怖的森林
  一路跑到海风拂面的细软沙滩
  摆脱掉那些让人疯狂纠结的忧伤
  在钻石般明快的天空下,尽情挥舞
  心灵为细沙环绕,身影融入大海
  海浪把所有记忆和宿命都深深湮没
  让我忘掉今天,在清晨到来前

  2016年5月31日

  今年Bob Dylan的一场演唱会离家不远,犹豫了几次,最终还是不想去。我不想看到他苍老的模样,虽然也见过,但还是愿他在我心中永远是1964年唱这首《铃鼓先生》时的模样。

类别:视频 · 诗歌 · 随感 -  化作千缕微风